老师存在意义不是简单给孩子知识,而是让他们具备学习能力

日期: 2015-10-13
浏览次数:
来源: 互联网
作者: 经验交流
时间: 2015-10-13
浏览次数:
发送到:
关键字:
中加枫华 国际学校 中加教育

  虽然早有“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但是在以考试为标准的传统教育下,教授知识似乎已经成了唯一的目的。当我们面向国际,谈到国际教育的时候,可能会习惯性说哪个国家的教育理念是这样的、那样的。实际上,拙劣的教育各有各有的拙劣,但好的教育其实都是相通的,那就是尊重孩子的天性。而教师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其本职工作不是创造石破天惊,而是当好引导者,今天我们来看看欧美国家最习以为常但却最有效的一些教育细节。



  以色列:讨论是教育的起点

  我曾看过介绍以色列的相关节目,里面详细介绍了犹太人的教育方式:画面中,小学生们分成好几组,面对面坐着、正在认真讨论。老师在接受采访时,强调讨论式教育的优点:“最重要的是教他们思考的方法,也就是让他们学会自己找答案。”即使在大学里,仍然采用面对面讨论的方式授课。在讨论的过程中,为了不输给对方,会产生一种微妙的竞争心理,所以会试图用更好的理论来说服对方,也会更努力深入思考。犹太人非常乐于挑战、重视过程甚于结果,就算失败了,也几乎不会有挫折感,并且勇于提出和其他人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也正是他们能席卷诺贝尔奖、掌握世界经济脉动的重要因素。



  德国:禁止孩子预习功课

  举例来说,德国的小学会花很长的时间,不断反复练习从一加到二十。老师不会直接教学生怎么算;至于要用手指还是脚趾去算,那是学生的自由。孩子算出答案前,老师和家长都只会在一旁陪伴。因为在德国的教育理念中,兴趣是最重要的,借着长时间接触和思考,让孩子找出与问题相处的办法,也等于让他们不断自我挑战。

  一位德国小学校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明德国的教育哲学:“我们的目的不在于让学生都达到相同的水平。身为一名教育者,应该从孩子的视角出发,帮助他们创新思考。同时,我们应该牢记:老师的存在不是为了教给孩子知识,而是为了让他们自己具备学习的能力。”


  芬兰:弹性才是一切

  芬兰人有一句话,叫“没有跟不上进度的学生”。而如果提到“教育先进国家”,很多人也会首先想到芬兰。他们是怎么办到的?

  在芬兰,老师至少要有硕士学历,待遇也仅次于医师和律师,而且在教学现场所拥有的弹性和权限也很高,这是让芬兰优秀人才投入教职很重要的诱因之一。举例来说,赫尔辛基大学教育学程的录取率大概只有百分之七(甚至更低),热门的程度简直就像许多人为了成为医师或律师而抢破头一样。

  芬兰的上课时数和课后复习时数都低到让我们难以想象,但是他们也有考试,且以能引发学生兴趣和思考的题目为主。举例来说,芬兰小学的考试会用这种方式出题:

  飞行的历史始于一七八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那天,法国巴黎的某位侯爵和他的科学家朋友搭乘热气球飞上天空,热气球飞了九公里,飞了二十五分钟。一九○三年,美国的莱特兄弟制造出第一架飞机,但那架飞机只飞了几秒钟。

  六年后,飞机的设计有了十足的成长,法国人布莱里奥驾驶飞机成功横跨英吉利海峡,这次飞机飞了二十八公里,飞行时间是三十七分钟。又过了十八年,查尔斯.林白一个人驾驶飞机从纽约飞到巴黎,成功横跨大西洋,他飞了五千八百公里,花了三十三小时又三十分钟。

  请问:

  一、法国侯爵的热气球是在哪一年制造的?

  二、布莱里奥第一次驾驶飞机横跨英吉利海峡是哪一年?

  三、林白成功横跨大西洋是哪一年的事?

  四、布莱里奥成功横跨英吉利海峡时,再飞多久就会满一小时?

  五、林白的飞行时间如果想满两天,还需要再飞几小时?

  这些题目都不是单纯套公式或背诵就可以解答的,必须具备阅读、理解和思考能力,这样的题目才是能成功引领学生挑战并建构逻辑的题目。



  法国:我思故我在

  除了外语和数学,法国中小学的考试题目几乎都是以“申论题”的型式出题的。评分的标准在于对题目的理解力及逻辑推论能力,据说每一科考试时间都长达二至四小时,虽然能让学生有足够的时间建立自己的论述,对体力却是一大考验(再次重申:养成运动习惯很重要)。

  早在1808年,哲学就已经成为法国中学教育的必修课,法国的高中生在毕业前必须参加名为“le baccalauréat”的会考(相当于法国大学入学资格考),考试分成三组,可以依个人兴趣选择组别。依组别不同,高三的学生每星期至少要上两个小时的哲学课(文学组则高达八小时),因为人们普遍认为,哲学是培养思考能力的重要学科,并且希望透过反复思辨的过程,提高人民的整体素质。

  会考的哲学考题非常灵活,包括:“自己无法意识到的幸福是否存在?”“幸福是否只是一闪而逝的东西?”“现在的我是过去的总和吗?”“梦想是必要的吗?”“如果可以从过去脱离,我们是不是就能真正自由?”等,既没有范围,也没有标准答案,如果没有深入思考,根本不知道该从何回答起。


  哈佛大学:说出你的看法

  韩裔美籍音乐家史克特.宇曾经担任首尔市立交响乐团客席指挥,他在哈佛大学专攻物理。当记者问到,主修明明是物理,为什么他又会选择音乐时,他告诉记者,自己在大学所学到的,不是物理理论,而是思考的方法;而不管是音乐或物理,思考方法都是很重要的。大家对桑德尔教授的“正义”课程应该也很熟悉。桑德尔教授会先说明一段简短的内容,不断向学生抛出问题,再从他们的回答中找出新的问题,藉此引领学生思考与讨论。这和一般填鸭式教育完全不同,而是透过实例和讨论,让学生了解某个现象或事实背后的种种逻辑推理。


  从以上这些国家的例子可以看出,越是卓越的教育,外显记忆﹙外显记忆是可以用言语表达的记忆,也就是可以让人回想已知信息的记忆﹚的比重就越低,透过体验学习的内隐智能比例就越高。以这种方式所教育出的孩子,不是只会考高分的机器,而是具有逻辑性、思考力、创造力的人才。



  作为欧美教育佼佼者的加拿大教育,就与中国教育有很大的不同,中国的教学方法是死记硬背,熟能生巧。加拿大的教学注重学生思维发展,个性、能力的塑造。中国采取的是填鸭式、灌输式、强迫式。中国学生的作业是重复作题,背诵统一答案。中国无论是学生、家长还是老师,都十分重视分数。加国则不然,总成绩由五部分组成:出勤、作业、课堂发言、期中、期末各占百分比,期末成绩只占很少一部分。 中国的课程比较单一,十几年一贯制。中国学生押宝式志愿的一分定终身,加国则是可以同时申报若干个学校,学生再根据情况决定去哪所学校上学。


  中加枫华国际学校拥有12年的办学经验,采用加拿大BC省原版课程教材,实行小班制分层教学模式。学生在这里可以感受到民主、宽松、和谐的学习新环境;学校侧重对人的塑造,力求培养学生的主动性、积极性,让学生从主动学习中体验成功的快乐,鼓励学生自发组织社团,如音乐、戏剧、体育、绘画等社团,充分发挥学生的创造力,培养学生的综合素养。欧洲、美国、加拿大历来都是中国留学生留学热土,而中加枫华国际学校的毕业生100%留学帝国理工学院、多伦多大学、阿尔伯塔大学、密歇根大学、明尼苏达大学等全球海外名校。


  相关链接:揭秘中加教育的八大不同

免费课程体验
  • 学生姓名:
  • *
  • 在读城市:
  • 常住地:
  • 是否有店面:
  • QQ:
  • 移动电话:
  • *
  • 移动电话:
  • 传真:
  • E-mail:
  • *
  • 申请年级:
  • 留言主题:
  • 申请年级:
  • *
专题推荐 / News More
1
2015 - 10 - 27
毕业去海外名校  青春来中加枫华  又是一年毕业季   最是名校留学时
2
2015 - 06 - 01
参加开放日,您可亲身体验外教BC课程,与校长直接对话交流,全面了解枫华学校、学生学习概况...
预约参观
Booking
  • 您的姓名:
  • *
  • 公司名称:
  • *
  • 电话:
  • *
  • 详细说明:
  • *
     
© 2006 © SINO-CANADA HIGH SCHOOL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81017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