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美国大学教育让人震撼

日期: 2015-06-24
浏览次数:
来源: 官网
作者: 中加枫华
时间: 2015-06-24
浏览次数:
发送到:
关键字:
中加枫华 国际学校 国际小学

  美国因何而强大?

  这是许多人心中的谜团。

  这次美国之行,在美籍华人吴隆、Susan等的引荐下,我近距离接触了美国的大学教育,为那种自由交流构筑起来的享受型教育而震撼。

  从洛杉矶驱车两个多小时,到达了UC San Diego(汉译: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据朋友介绍,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属加州大学里的第三名,近年来排名上升较快。该校国际生(美国以外国家的学生)的比例为2%。

  我运气比较好,正好赶上学校开学,我上了Barry Naughton(巴瑞·诺顿)教授的第一节课。Barry Naughton教授是美国研究中国经济问题的著名专家,其观点对美国政府有着较大影响,著有The Chinese Economy(该书也是美国一些大学的中国经济教材)等多部著作。

  Barry Naughton在开讲时,谦虚地说:“今天,中国学者时寒冰先生来听课,我非常不好意思,我讲15分钟,请他为大家做个演讲。”然后,他转向我,“这样安排会不会让你为难?”这个开局让我很意外,我赶紧说:“我是来学习的,非常希望分享教授的研究成果,到后面我再讲点吧。”Barry Naughton说:“那好吧,我先讲点有趣的东西。”

  当他打开PPT开讲的时候,我吃了一惊。新学期第一课,他讲的竟然是次贷危机后的中国经济,讲了中国应对危机所采取的措施,及这些措施可能带来的影响。Barry Naughton用了“赌”这个词。他说:“目前来看,中国赌赢了,中国经济在复苏。”但是,他认为,中国救市措施过猛,造成了非常大的隐患。并且,他认为,这种猛药催生出来的经济增长的可持续难以维持,他预计,2020年以前,中国经济增速将逐步下滑……

  接下来本来是互动的环节,但Barry Naughton把剩下这1个小时的时间给我演讲了。

  由于Barry Naughton讲的都是最新内容,下面听课的学生都非常认真。这些学生分别来自美国、中国、日本、韩国、印度等国。

  我认为,这一点是非常值得中国的大学教育借鉴的,当老师们拿着他们自己都认为严重过时的教材宣讲时,听课的学生是不可能有兴趣的。我个人认为,中国的小学、初中教育虽然以应试为主,缺少与实践的结合,有诸多缺陷(见我的一篇旧文《中美差距从儿童就已拉开》 ),但是,毕竟还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如果大学教育能够多一些交流和实践,就能弥补不足,迅速赶上去。遗憾的是,在最关键的大学教育,中国却几乎是放弃了。很多学生厌学,忙于谈恋爱等事务,而我在美国San Diego大学的几天,感受到的最震撼的,是学生浓厚的学习热情,他们积极提问、发言,与老师交流、互动,这样的学习环境,你不想学都难。

  同样感到震撼的,是教师们的敬业精神。在刚入校的时候,一位50来岁的教师热情地向我介绍学校的情况,谈到与学生们在一起的时光,她眼睛里闪耀着幸福的亮光,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幸福和快乐,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两个字“敬业”。在美国的日子里,我接触过许多行业的人,他们共同的特点是敬业和满足感。如果找寻美国强大的根源,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

  我问一位毕业于国内一所著名大学到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读硕士的同学,国内的大学教育与美国有什么区别。她的问答是:“国内的教育枯燥,这里的学习氛围好,让人喜欢。”她用“enjoy”来表达自己在这里的学习感受。

  如果愿意学,学校会提供很多的学习机会,这对学生的影响是非常直接的。国内的一些学生,一旦到国外的大学留学,很快就能脱颖而出,但学成后绝大部分留在了国外。如果国内给他们这样的氛围,能培养出多少优秀的人才啊!

  大学教育是冲刺阶段,在美国,小学玩着学、中学慢步走、大学快跑,从婴儿到健将。国内则是小学、中学玩命跑,大学玩着学,这种萎靡的状态令人揪心!亲历美国的教育,让我感受到了差距,也感受到了紧迫感和压力。

  Barry Naughton讲完次贷危机下的中国经济之后,我做了一个有关中国经济发展趋势的演讲,结束时,我说:“无论是学习还是做研究,都要保持基本的良知和立场,而不是基于某种利益;无论何时,都要坚守正义和最起码的道德底线。希望大家多关注和研究中国经济,给中国提出批评和建议,帮助中国。国外的批评和建议,更容易影响中国的决策者,促进中国经济健康发展。”演讲后,又与Barry Naughton教授和学生们进行了交流。

  这是一节更令我震撼的课,这堂课简直就是实战部署,原来,中美之间过去的较量,面对的就是通过这样的教育训练出来的对手!我把这节课的笔记整理出来与大家分享,希望我们反思、改进我们的大学教育,否则,我们的差距就不是一点点的问题。深为忧虑!

  这节课是晚上7点开始的,小班,总共只有12个学生,属于边讨论边上课的,上课的教授是美国前助理副国务卿Susan Shirk女士,她是研究中国问题的资深专家,有名的“中国通”,主要是从政治角度来看研究中国。她写过四本与中国有关的书,最新的一本是“China: Fragile Superpower”即《中国:脆弱的超级大国》。从书名可以看出来,她的书让国内领导人非常不爽。

  Susan Shirk与中国有较深渊源。1971年,Susan Shirk作为美国研究生访问团的一员第一次到中国,受到周恩来总理的接见。也许,这是她对中国产生浓厚兴趣的一个开始。她对中国了解较深。吴老先生给我介绍了她的一件轶事:在跟中国的一次谈判中,她要求所有成员的衣服都必须自己洗,不能送出去洗,给中国一种随时要撤离的印象,在心理上给中国代表施压。

  而真正让我感受到她的厉害的,是她的课,她讲的是中美关系(博弈):

  她让学生记住两点:

  1)中美关系的一个重要点:台湾。

  2)中国追求的目标,有特殊性,并非像美国那样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利益,还有面子,有些时候,面子的分量很重。

  她这样要求学生:

  1)分成四组,两组代表中国,对中国政府提建议,并说出如何具体操作(即如何对付美国);两组代表美国,对美国政府提出建议,并说出如何具体操作(如何对付中国)。这两方四个小组都必须谈及台湾问题,因为台湾问题是中美之间持续的问题。然后,可以选择从经济、宗教、气候等等具体的关系谈起。讨论的时候,视野要开阔,别受局限。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实战。

  2)每个小组须写出10页的文章,详细阐述自己的观点。她要求每个人都为这个项目做贡献,多付出,多阅读,发挥团队精神。接着,Susan Shirk推荐了几本书,然后,希望同学们为了寻找到最佳方案,阅读、查找更多的书籍、参考文献等。

  3)每个小组都必须对台湾问题进行研究和探讨。

  Susan Shirk对中美关系中的台湾牌,看得何等重要,运用得何等娴熟,由此可见一斑。

  Susan Shirk提出,如果哪个小组率先交文章,她会给奖励,后来自由发言的时候,有同学问给的是什么奖励。Susan Shirk笑着说还没有想好。

  然后是讨论。Susan Shirk出了几个题,第一个是,美中关系为何重要,又为何难以处理好?我大致记得几位同学的回答:制度问题、民主冲突、决定政策的机制不同等等。

  Susan Shirk做了补充,其中一句比较有意思,我记得非常清楚:“美国和中国都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国家,都自我感觉良好。所不同的是,中国领导人比较满足于自己的权力,没有兴趣让别的国家去仿效它,以维持权力的稳定和安全为核心,而美国觉得自己的制度最好,希望全世界都仿效它。”

  Susan Shirk对中国的批评我不在此处列举,以免这篇文章被无辜屏蔽。她讲的经济方面的问题却非常值得一提,这是她对中国最满意的地方——Susan Shirk多次提到:“中国就像一个银行家,对美国慷慨提供经济援助,这会促进美中关系。”她提到中国大量购买美国国债,这是我印象中,她对中国最正面的评价,但我心里却说不出来的难受。

  同时,Susan Shirk认为中国不可能在经济上对美国构成威胁。她认为,中国与当年的日本不同,两个经济体是各自独立的,更多的是互补关系。

  Susan Shirk曾担任美国政府的中国问题顾问,在奥巴马组阁以前,她被媒体评论为担任美国驻华大使的人选之一,其观点对美国的对华政策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然而,即便这样一个有影响力的人物,在上课的时候,表现得非常敬业和专注。离职即平民,在美国,自由平等之深入人心,真的很令人羡慕。

  我必须要强调的是,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在美国大学的排名中,大致位居100名附近(现在有上升),并非名校,即使这样一个学校,其教学理念依然令我非常震撼。2007年,北大建设五星级宾馆的新闻引起一片争议,而当年中国科学评价研究中心发布的“世界一流大学竞争力排行榜”,前400名中,中国大陆地区仅占8所,排名最靠前的北京大学排在第192位,清华大学排在196位。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差距。

  如果算,这绝不是全部,因为,还有更深的诸如体制、制度等方面的因素。

  10月1日晚上,在中国庆祝国庆的时候,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四名研究中国问题的资深专家,联袂做了一场演讲(见下图),四人分别从四个角度对中国问题进行了剖析。听课的不仅有学生,还有白发苍苍的老人。吴老先生夫妇、Susan夫妇也都去了。美国的大学是比较开放的,其课程安排都挂在网上,像这样的讲座,附近的市民有兴趣的也可以去听,这样的大学才是真正意义上开启民智的场所。

  在美国,对大学功能的排列,位居第一位的是“社会批判”的功能,不媚权,不依附于政治。为了确保做到这一点,“美国大学教授联合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Professors)”(简称AAUP)促成了教授终身制制度的确立,强调教授作为教师和学者有权自由发表言论,除非不称职或有道德缺陷,教师的职位必须得到保证。美国人认为,学术自由是大学得以存在的必要前提,教授只要能够胜任教学工作,同时坚持中立的原则,可以不受其他任何限制。

  也因此,美国的大学很多时候并不和美国政府保持一致,比如,“20世纪60年代的民权运动和反战高潮无一不在高校风起云涌”。美国大学虽然未必和美国政府保持一致,却与美国的国家利益保持一致。这听起来别扭,却是事实。

  美国的教育是人性化的,是与实践结合很紧的,是充满乐趣的享受型的教育,这样的教育对孩子不再是摧残,而是一种吸引和磨砺。所以,我将来也打算送孩子去美国读书。

  从美国回来后,不知怎的,紧迫感变得非常强,仿佛有一只无形的鞭子敲打着自己,得空就读书、查阅资料,但是,我也知道,一切皆有定数,很多努力或许是徒劳的,一些实话也会令一些人非常不快,但不管怎样,我牢记爷爷的话,为了故乡芬芳的泥土,永不放弃。

免费课程体验
  • 学生姓名:
  • *
  • 在读城市:
  • 常住地:
  • 是否有店面:
  • QQ:
  • 移动电话:
  • *
  • 移动电话:
  • 传真:
  • E-mail:
  • *
  • 申请年级:
  • 留言主题:
  • 申请年级:
  • *
专题推荐 / News More
1
2015 - 10 - 27
毕业去海外名校  青春来中加枫华  又是一年毕业季   最是名校留学时
2
2015 - 06 - 01
参加开放日,您可亲身体验外教BC课程,与校长直接对话交流,全面了解枫华学校、学生学习概况...
预约参观
Booking
  • 您的姓名:
  • *
  • 公司名称:
  • *
  • 电话:
  • *
  • 详细说明:
  • *
     
© 2006 © SINO-CANADA HIGH SCHOOL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8101764号